碎脸(鬼古女,2005恐怖与悬疑第一击,华语版《午夜凶铃》) by mobi,pdf,epub,txt格式,Kindle电子书简介,作者,目录

免费试用 Kindle unlimited电子书包月服务30天,试用入口:https://amzn.to/341Dqhf

免费试听Amazon Audible 有声读物 30天。试听申请入口:https://amzn.to/39CBmNR

碎脸(鬼古女,2005恐怖与悬疑第一击,华语版《午夜凶铃》)

内容简介

《碎脸(鬼古女,2005恐怖与悬疑第一击,华语版《午夜凶铃》)》简介:
  谁的脸碎了?下一个碎脸者是谁?想在阅读中与作者较量吗?你注定是个失败者!谁的脸碎了?下一个碎脸者是谁?巩怖因神秘而诱惑,真相因恐怖而遥远。当历尽艰险的脚悄然走近蒙着黑纱的谜底,当颤栗抖动的手猛地触及积满尘灰的真相,死亡也同时到达,像血色的绣球掷出,谁会伸出双手,为新一轮的赴死,而落入无法逃遁的圈套……这是一个极其诡异的故事,充满了悬念,有着不得一口气读完的强烈诱惑。它的悬念浸满了神秘和诡异的蜜汁,又散发着恐怖的芬芳。故事发生的地点就很刺激:江京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马上会有尸体、鬼、谋杀等惊悚的联想发生;故事的开端又是女大学生坠楼身亡,年轻美丽的生命死于非,最容易引起同情和好奇,对了,要的就是这份好奇;况且这样的事件在每年的同一地点:学生寝室13号楼405室,同一时间:6月16日发生,已经连续12起了,我们不但好奇,而且已开始了推理探案的思考。只用了两个引子的篇幅,我们就落入了作者的圈套。但我们不甘心束手就擒,我们总想与作者斗智,总想在作者公布谜底之前就能喊出“我知道了!”:许多危言耸听的悬疑小说都能让我们成为胜利者,甚至读不到一半就凯旋了。要知道这种胜利是很没劲的,因为遭遇了平庸觉得不值:我们想在故事的进行中发挥我们破案的才智,但是我不能,我们只有不断提问的份儿:谁杀害了沈卫青?疯婆子汪阑珊到底是个什么人?叶馨的恋人是人是鬼?叶馨能躲过6月16日那一劫吗?……疑凶不断出又不断被排除,谜底的莫测让我们战胜沮丧重又振奋起自信,再一次绞尽脑汁企图在众多线索中理出清晰的一条。毫无疑问,作者在渲染气氛和设计悬疑方面是极其有才能的。你瞧,惨白清冷的月光,永远在走廊尽头的虚掩的门,奇怪的声音,飘忽的白衣女子,血腥的碎脸……已经够瘆人的了,还有那种弱弱弱强的节奏,先总是轻轻地、慢慢地、蒙胧的、远的、若隐若现的、忐忑不安地,让主人公和读者的心悬起来悬起来,神经绷紧到要断,然猛地一个近景、大特写,将你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的狰狞贴到已极端脆弱的你的脸上,于是你孕育和憋屈了半天的恐怖以数倍的能量爆发出来。非常刺激。还有悬疑的设计布局,从引子的蒋育虹夜探解剖室开始,悬念就像掺了酵母的面团一样开膨胀。为什么蒋育虹会疯?为什么筱静、蒋育虹、夏小雅……莫名地以同一方式死亡,她们的死和解剖室有什么关系?是她们发现了什么吗?“405谋杀案”的元凶是谁?下一个6月16日的赴死者会是谁?是叶馨吗?叶馨为什么总能看到和听到别人看不到听不到的……所有的疑问像铃铛一样系在“月光”这根绳索上,“月光”又是什么……每一个情节的推进都似乎要解决一个疑团,但恰恰是带出的新疑团反而将原来的疑团藏得更深了我们并不总在云雾里走,我们甚至非常清晰,故事接近了尾声,我们沿着叶馨的探索终于看到了谜底的尖角,正当我们长吁一口以为真相大白时我们突然发现,那个名叫鬼古女的正龇着白牙向我们绽开诡异又狡猾的坏笑,我们又中了她的圈套……其实,失败是这场角逐最好的结局,它让我们在一个周密的布局中体验了惊悚诡异和无法自拔,考验了我们的胆量和智力;它让我的阅读收获了一次真正的心满意足。够了。

作者简介

暂缺《碎脸(鬼古女,2005恐怖与悬疑第一击,华语版《午夜凶铃》)》作者简介

目录

《碎脸(鬼古女,2005恐怖与悬疑第一击,华语版《午夜凶铃》)》目录:
  引子一
引子二
第一章 “405谋杀案”
第二章 解剖室的脚步声
第三章 尸 谜
第四章 真与幻
第五章 生死之间
第六章 尸 语
第七章 传 奇
第八章 访问死者
第九章 月光,什么是月光?
第十章 知音稀
第十一章 玉碎和瓦全
第十二章 精神病学诊断
第十三章 亡命天涯
第十四章 恐惧之源
第十五章 疤脸女人和汪阑珊
第十六章 月光、碎脸、入戏
第十七章 念兹在兹
第十八章 致命分析
第十九章 是耶?非耶?
第二十章 擒鬼记
第二十一章 迷 情
第二十二章 玄音
第二十三章 温柔的背叛
第二十四章 在劫难逃
第二十五章 依依
第二十六章 隐私大揭秘
第二十七章 梦游惊魂
第二十八章 人祸
第二十九章 红与黑
尾声一
尾声二  文章节选     引子二  1982年春。

夏小雅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乌云密布的午夜站在解剖楼的门口。记得入学第一天的晚上,同宿舍里的女孩子们就将和这解剖实验室有关的鬼异故事说了个详尽:据说解剖室里的每一具尸体、每一条残肢断臂,都连着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且都系着一个迷失魂灵。这些故事害得她好几晚睡不好觉,后悔自己选错了专业。
  但今天的她不同了,经过了对动物活体解剖的实验操作,还有半个学期来对人体解剖的学习,她早已排除了对生物体的恐惧,也丝毫不信幽冥类的传说。唯物主义是现代医学的基础,要是至今还迷信那些怪力乱神,那可真是选错了专业。  但为什么此刻站在解剖楼的拱形门口,心头在微颤?究竟有什么可怕?  这是个求知若渴的年代。夏小雅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更是珍惜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明天就是解剖课的期中考试,她复习得还算充分,但她给自己订的目标是拿满分。是的,她就是这么个万事都寻求完美的人。她知道,如果能比别人多一次研究尸体标本的机会,拿满分、得第一名、得奖学金的机会就更大。于是,她今晚没回宿舍,而在熄灯铃敲响后,独自来复习标本。  这解剖楼的门槛为什么要一尺来高?  她胡乱想着,想驱散些畏惧。  对了,一定是前人相信了封建迷信,僵尸的膝盖弯不了,只要修高了门槛,他们就跑不出来。够荒唐吧?  微风吹至,夏小雅觉得有些凉。  要不,还是回去吧。  没出息,没出息。夏小雅最恨自己时不时会冒出来的小女子气。和许多同龄女大学生一样,她的偶像是居里夫人,但刚才那想法,只怕去给居里夫人当佣人都不够格呢。  一片黑暗中,夏小雅去推解剖实验室的门。眼前忽然微微一亮,她急忙缩回了手,险些跌倒。  原来只是月亮正巧钻出了厚厚的云层,将清光洒了一地。  这么胆小,以后真的成不了大器了。夏小雅沮丧地想。为了战胜自我,她终于鼓足勇气,推开了解剖实验室的门。  医学系学生办公室副主任陆秉城坐着学校的一辆小吉普,赶到精神病总院。他见到徐海亭医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您这次确定了,她已完全康复?”  徐海亭并未将不悦之色现出来,他想起往事,觉得也不能怪陆老师多疑。于是说:“陆老师自己看吧。让她出院,也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两位老主任会诊过都点了头。”  “她再没有提什么‘月光’吧?”  徐海亭摇摇头。  夏小雅清瘦了不少,但双眼有了许多神采,见到陆秉城,知道终于能回校了,喜上眉梢,全无病态,笑着问:“陆老师,同学们都还好吧?我最近一直在自学,很多课虽然缺了,我还是想试着参加期末考。”  陆秉城舒了口气,笑道:“都好,都好。只是你还要注意休息,是不是参加期末考并不那么重要。你基础好,系里会安排为你暑期补课,你一定能跟上大家的学习进度。”  司机小彭帮着陆秉城和夏小雅将行李搬上宿舍楼。快到405室门口时,一个女生欢跳着跑来,在黑乎乎的走廊里和小彭撞个正着,小彭手里的一个脸盆摔在地上,夏小雅的梳洗用具散落一地。  走在前面的夏小雅猛然回头,“呀”的惊呼一声,将手中行李随地一扔,直冲去收拾地下的物品。昏暗的走廊灯光下,陆秉城眼前出现数道细碎的光芒。他再凝神看去,夏小雅手中握着一把宽背梳子,那光芒正是从梳背上发出。他大步上前,仔细审度那梳子。那梳子也可兼用为发卡,梳背上数十颗小宝石,有些血红,有些乌黑,极具装饰性。  往事浮上脑海,他想起数年前那个得了精神病,返校一年后又跳楼自杀的女生蒋育虹,生前也用过这样一把梳子。  他沉声问道:“小雅,这梳子是从哪里来的?”  夏小雅说:“是住院时一位病友大妈给我的,我开始嫌这礼物贵重,不肯收,但她执意要给,我拗不过。”  “那位病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她姓汪,是个老病号了,但上周就出院了。”夏小雅迫不及待地进了宿舍,室友们早已等得焦急,见她神完气足地现身,原有的顾虑都消除了大半,小小房间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  坐回车中,司机小彭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陆秉城:“陆老师,保卫科的人常念叨的‘405谋杀案’,是不是说的就是这间宿舍?”《405谋杀案》恰好是当时家喻户晓的恐怖侦破片。  陆秉城淡淡地说:“他们也是胡说,这宿舍里是曾经出过几次人命,但都是自杀,临期末考,学习压力过重所致。”  一个月后,正在司机室值夜班的小彭被一阵救护车的凄惶笛声惊醒。只听隔壁保卫科脚步杂蹋,人流穿梭。他披衣出门,有人叫道:“小彭,守着你的岗位,医学系的女生宿舍又有人跳了楼,你等着接电话吧,一定会有系领导到场。”小彭问:“哪个宿舍?”  “405。”  小彭觉得颈后寒意顿生。
解剖室的脚步声

秋月清,秋风凉。早已过了熄灯时间,叶馨翻转了一番,终于睡去,心想:她难道又会来吗?  一曲天籁之音,依稀中辨不清是出自什么乐器,从遥远的空间飘来,飘入宿舍微开的窗,舒畅着叶馨的身心。  忽然,一道惨白的亮光闪起,耀眼的光晕中,一名身穿白袍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叶馨努力想看清那女子的面容,凑到近前,看见的却是一张破碎的脸,脸上鲜血淋漓。你又来了?你想要什么?血一滴一滴落下,落在叶馨的脸上,她只好无助地惊叫起来。  又是这个梦。  两个月的军训转瞬而过,紧接着的繁重课程着实让叶馨觉得疲累,更何况她最近刚成为校广播站的骨干,采访、编辑、播音,几乎包下了所有的程序。但近日里让她辗转反侧的倒不全是因为过度疲劳,而是已经连续数日的这个梦境。  她每每在此惊醒,回想起来,就怨欧阳倩道听途说来的那个“405谋杀案”的故事。自己一定是因为精神疲劳,让恐怖的念头乘虚而入。  但她还是害怕入睡,害怕遭遇同样的梦境。  命运不是应该操纵在自己手里么?她想起父亲,原本是一个大厂的科室主任,下岗后却整日泡在麻将桌上,堕落得无以复加;而母亲,从一个普通纺织女工,自学苦练,做到了今天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欧阳倩那天的话不对,人并不是天地间的一个小小灰尘,风一吹便迷失了方向,人是能战胜自我的高级生物,神鬼不侵。  她越想越觉得恐惧离自己越来越远,逐渐又进入了梦乡。  可惜她还不是梦乡的主宰。  悠扬的乐声飘飘荡荡,仿佛要将她托上云端。云卷云舒之际,那道惨白的亮光忽然划破天空,白袍女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叶馨面前。  “你是谁?”叶馨似乎能听见四周的回声。  那女子将手指轻放唇边:“嘘……”然后向叶馨伸出了手。  小时候听奶奶说过,河边去不得,溺水鬼如果伸出手,会将岸上的人拖下水淹死,这女子如果是往日坠楼的魂灵,会不会也将我拉下楼去?  但她觉得身不由己,缓缓伸出了手。终于和白衣女子的手触及了,冰冷。  叶馨睁大双眼,想在离去之际看清这女子的面容,又怕再看到那血流满面。  这次却不同,耀眼的光晕渐渐淡去,少女的脸庞渐渐清晰,是张苍白但完整的脸。  那是欧阳倩的脸!  叶馨“啊”的惊叫出声,被欧阳倩飞快地伸手堵住了嘴。  “小叶子,是我,别叫,别把别人吵醒了。”  叶馨从梦中惊醒,在昏黑中看清了,果然是睡在她上铺的欧阳倩坐在床边,一张苍白的脸就在眼前。  “你干什么呀?吓死我了。”叶馨心有余悸,见欧阳倩仍穿着白色睡袍,冰冷的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  “我猜猜,是不是把我当成你梦里那个破头碎脸的白衣女子了?你的胆子,蚂蚁般大大的。”欧阳倩得意地笑,让叶馨好不着恼。  “我胆子还算小?你到秦蕾蕾的床边坐坐看,她非把整座宿舍楼的人都叫醒。”叶馨嘴上硬,心里还是笑自己没用。  欧阳倩轻叹了一声:“不知怎么,我今晚怎么也睡不着。我在上铺,听你在下面翻来覆去的,估计也没有睡觉的心思,就想拉你出去走走,谁知道你已经做上梦了。”  “是啊,这不又被你搅醒了?你的目的是不是达到了?深更半夜的,我才不跟你出去走呢,我可不是你们倩女幽魂一族的。”  “小叶子,求求你了。”欧阳倩期期艾艾的,料到叶馨心软,一定会答应。叶馨此刻被那梦一吓,一时再难入睡,心里已经答应下来。  “可是,宿舍楼的楼门早锁了,怎么出去呢?”  欧阳倩压低了声音说:“我早就侦察好了。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转角处有扇大窗,窗上的铁栏杆缺了一根,是那些熬夜读书的师姐们做的贡献,胖点的人钻不出去,你我都是瘦子,一定没问题。窗外是个大雨台,就是楼洞门顶。我们可以从雨台爬到一楼水房外的窗台,窗台离地面不过是一米五左右。”  她又起身到周敏的床前立了片刻,转回来说:“周老道睡熟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月光下,欧阳倩和叶馨绕着操场走了两圈,谈了些班上的事,又给几名男生做了评论,嘻笑一番后,欧阳倩忽然一指前方:“我们再到那里转一圈,染后就回去,好不好?”  如果欧阳倩说明了要去的是解剖楼,叶馨一定不会同意。她抗议的时候,已经晚了,两人站在一座古老的欧式小楼前,盯着被月光洗得惨淡的灰壁发呆。  “我好像穿少了衣服,觉得有些冷,咱们回去吧。”不知为什么,叶馨真的感觉到森森寒意。  “这就是咱们学校众多鬼故事发源的圣地。”欧阳倩恍若不闻,仍痴痴地看着那楼,目光中竟带出虔诚之色,让叶馨一阵心惊。  “该死,你骗我来朝圣。下次真要和你妈妈认真谈谈:你这个女儿大有鬼气!”叶馨已转过了身,想往回走。  欧阳倩一把拽住了叶馨:“传说解剖实验室里发生的鬼故事都是在午夜之后,我们好不容易等到这么晚了,你难道不想去看个究竟?别怕,别怕,那么多的鬼故事里,也没有哪个人是死在解剖实验室了啊?我们今晚正好去解开这闹鬼之谜,多半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们也好向周老道汇报:一晚上将本校几十年的封建迷信一扫而光,思想够不够进步?”

Kindle 国内最新报价: 全新Kindle Oasis 3 (2019版) 电子书阅读器 新升级冷暖调光 防水溅 尊享版:促销价 ¥2399起(最高可享6期分期免息)

全新Kindle Paperwhite4 电子书阅读器 KPW4 纯平电子墨水屏 电纸书 :促销价 ¥998起(累计评价:29732条)

全新Kindle青春版 电子书阅读器 入门版升级款 新增阅读灯 黑白两色 漫画:促销价 ¥638起(月销量:2889台)

找mobi、pdf、TXT、epub、AZW3等格式电子书?找Audible 有声书?关注公众号:读电子书 留言,我们将每天晚上回复!也可以直接联系小编微信:378210533